“湖南好人”欧阳勇:身患轻度残疾 仍不忘投身公益

春风总是那么有情守信,她温柔地唤醒着、催生着万物……山坡、田野、河滩、草地、路边,蒲公英悄悄地、怯怯地从土里钻出来,伸展着棕褐色皱缩的叶片,打量着美丽的大地。

看到喜爱的蒲公英,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小友欧阳勇。

今年36岁的欧阳勇,戴着眼镜,憨态可掬。身高不足1米6的他看上去像一个初中生。他时常不修边幅,刚刮过的胡子倔强地总想冒出。初见其人,往往感觉他有些木讷。

第一次见到欧阳勇,是10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。湖南湘乡市水府旅游风景区举行大型公益活动,我现场指挥网络直播。

胡子拉碴的欧阳勇手里拿着一台相机、穿着一个红马甲突然出现在我眼前。他腼腆地自我介绍:“我是欧阳勇,通讯员欧阳勇。”

呵呵,我想起来了,在红网、华声在线好像经常有他撰写的社会新闻。名字响亮的欧阳勇原来是这个形象。我心不在焉敷衍了几句,然后各自忙开了。

第二天,欧阳勇找到了我办公室。他拿出一叠从网上下载打印的报道,说请我指正。

这些报道确实不错。2003年,他协助记者采访残疾少年沈博健母亲,发表《坚强母亲撑起脑瘫儿女生命的蓝天》,后来又多次撰文帮助沈博健得到了各方面的帮助,考上了大学。之后又撰写了“轮椅上的女孩”陈望的故事,帮助陈望考上湖南商学院,实现了自己的梦想。

还有曹珂、龚涟……一个个励志学生在他的笔下是那么令人心疼,感动着社会许许多多爱心人士。

这是一支热心为残疾学子鼓与呼的“笔杆子”啊!我对他的印象一下子改变了,于是主动聘他做湘乡网的特约通讯员,然后提醒他在公共场合要刮干净胡子,衣服要干净整洁,他“嗯嗯”地应着,憨憨的兴高采烈的模样。

他告诉我,父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是慈爱的爷爷担负起抚养他的重担。他因为营养不良导致肢体发育不好,后来被鉴定为轻度残疾。春天,爷爷常常带他去田野里掐蒲公英,告诉他,蒲公英的嫩叶可以做菜吃,还是一种解毒消肿的草药。种子就是白色的绒球,随风飘到新的地方就可发芽生根。欧阳勇从此一看到蒲公英就想起了爷爷;一想起爷爷,脑海里就浮现出爷孙徜徉田野采摘蒲公英的温馨画面。

听着他的故事,我突然觉得,他不就像一株土里土气却能有益他人的蒲公英吗?他用朴实的文字点亮爱的心灯,播散爱的种子。

后来,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欧阳勇了,也没有他的稿件了,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。一个多月后,我才断断续续收到他的信息,说随志愿者去了湘西苗寨,去了怀化山区,去了永州农村,去了山西长治,还说加入了学雷锋公益协会,结识了很多志愿者朋友。

看到他参加志愿服务的一张张图片,感受到他那憨憨的发自内心的高兴劲,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断高大起来。这株茁壮的蒲公英,正在公益路上辛劳地飞扬播种,收获着属于他自己的快乐。

2018年中秋时节,欧阳勇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。三年不见,他还是那副模样。不过,依然稚气的外表下多了几分成熟,眉宇间增添了坚毅的神情。

他告诉我,妈妈病了,他必须回来陪伴。其实家乡的土地,更适合这棵飞扬的蒲公英。“家乡的公益事业需要你。”我鼓励着他。

一滴水只有放进大海才能永远不干,一个人只有把自己和集体融合一起才最有力量。欧阳勇加入了湘潭市义工联, 加入了湘乡市我来帮志愿者协会,加入了谷正平工作室“好人志愿服务队”。他尽职地做好那份养家糊口的临时工作之外,尽可能挤出时间参加公益团队的活动,几乎走遍了湘潭市的所有乡镇。他先后为1000多个贫困学生、400多名孤寡老人争取帮扶,发表爱心公益宣传报道200多篇。2020年获评助人为乐 “湖南好人”。

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欧阳勇兴奋地告诉我,全国道德模范、“板凳妈妈”许月华答应出席他的第6个“暖冬行动”爱心生日会,还有16家爱心企业前来资助贫困学生。那神情,好像是他本人有天大的喜事。

欧阳勇俨然成了知名公益人士。长沙、株洲、益阳等地志愿组织请他作报告,湘大、科大的志愿团队请他去介绍经验,本地的志愿协会所有活动都有他的身影。他撰写的报道往往当天晚上就能发表在新闻网站。

“我是一个残疾人,我今生也许享受不到爱情的幸福,但每当我能够帮助到他人,我内心就觉得非常的快乐。余生,我陪伴着妈妈,让学雷锋公益事业陪伴着我。”今年的3.5学雷锋集中活动月启动仪式上,欧阳勇的发言赢得了热烈的掌声。

“不慕红花不羡仙,绣绒风落田野边。春心化作沾泥絮, 蓄绿播芳月复年。”请让我借用此诗赞美你,好人欧阳!

作者:贺文春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